遙控


《遙控》


我那麼自信


一直把你


牢牢地


遙控在彈指間


 


直到有一天


搖控器失靈


無法開啟你的世界


我才如夢初醒


 


原來


我和你都是


被遙控的傀儡


 

Posted in 和時間散步 | Tagged 文學創作 | 4 Comments

記憶迷路

《記憶迷路》


  


一場大雪


在她髮間停駐


往事從此一一凍結在


記憶的冰庫


深鎖 迷路


無論怎麼努力思索


還是找不回她和親密的


陌生人 


共同建立的家園


 


寒夜在她枯黃的臉上


留下一片濃霧


她只好鼓起勇氣


在笑語暖暖的房子前 詢問


燈火輝煌的窗戶


 


我的孩子呢?


這是我的家。

Posted in 和時間散步 | Tagged 文學創作 | 2 Comments

老花

《老花》


 


眼睛在書頁中


越陷越深


 


少年近視


中年散光


而今每個字


在我的視線裡


醞釀


一朵花


 


 

Posted in 和時間散步 | Tagged 文學創作 | 3 Comments

多元教育

結束了姓氏橋的行程,我們步行到車站,準備搭公車去百年老店──東方酒店。在車站,老師先教小朋友看公車路綫圖再到櫃台去詢問巴士班次,服務員建議我們搭free cat 的免費公車。

上了公車,座無虛席,我們站在車上一路顛簸而去。小朋友第一次搭公車,心裡異常興奮,巴士煞車和轉彎時搖晃得很,小朋友們因此興奮得“嗚……嗚……嗚”地驚叫起來,叫聲感染了中途上車的菲律賓外勞,他們也調皮地附和着小朋友發出輕輕地嗚叫聲,氣氛煞是熱鬧。我在車上提高聲量對愛莉老師說:

 “現代版富貴山芭佬出城記。”愛莉老師笑着猛點頭。

 小朋友們出呼意料的反應,提醒了我們往後要創造多元的機會教育,豐富小朋友的生活世界。

Posted in 成長教室 | Tagged 生活記事 | Leave a comment

不恥下問

訪問姓林橋時,發生了一件耐人尋味的笑話。

 當時,我們走到橋尾,看見許多小艇停泊在橋邊,橋上又置放許多捕魚籠,直覺告訴我那些小艇是捕魚用的。愛莉老師看了故意提高嗓門問說:“這些船有甚麼用途?為甚麼這裡有這麼多船?"

 “是漁船。”好幾位小朋友異口同聲地答道,我也很自然地“嗯”了一聲,愛莉老師聽了默不作聲。一會兒,她走到橋邊瞄一瞄小艇說:“都沒有魚網,怎麼可能是漁船,余老師說是漁船,你們就相信是漁船,余老師都沒住在這裡,你們還是問一問住在這裡的人比較好。”

後來,我們遇見一位人年婦人,我們即刻提醒小朋友問她有關小艇的問題:“那些船是用來捕魚的嗎?"

 “喔,不是!那些船是用來載貨和載人的,我們這裡捕魚只是為了娛樂。"大伙兒聽了不禁莞爾一笑。

 這一笑,為我們掀開了橋民經濟史的帷幕。

Posted in 成長教室 | Tagged 生活記事 | Leave a comment

保留古蹟,要從教育出發

從訪問中,小朋友也得知土氣侵蝕家用電器,跟陸地家庭的相比,橋民家電的壽命得減半;橋樁被海洋生物腐蝕,要常年修葺;木板容易着火,一燒就是五、六間房子遭殃。

我故意對橋民周先生說:“這麼多問題,讓政府鏟平姓氏橋,蓋一棟新的大樓給你們住好了。”隨即轉過頭去問小朋友“你們說好嗎?”

 “不好!”他們激動地喊道。

 “為甚麼不好?”

 “不好就是不好!”這次他們把聲量提得更高。

 “為甚麼不好?”我轉回頭問周先生,他微笑着幫腔說:“鏟平了,這裡的文化就會消失啊。”小朋友見我微微點了點頭才釋然。

當时,看着小朋友堅決說不的面孔,我的感覺是:保留古蹟,要從教育出發,要從小扎根。

Posted in 成長教室 | Tagged 生活記事 | 1 Comment

走訪活的歷史

訪問姓氏橋時,橋民告訴小朋友:

姓林橋由五位親兄弟胼手胝足打造出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一場大火吞噬後,他們又重建家園保留至今。

最近,姓周橋曾發生火災,火勢在海風的助虐下益發不可收拾,橋頭居民從陸路逃走,擁小艇的住戶則恊助載送橋尾的居民逃生,消防隊員和橋民合力滅火,結果六間房子被摧毀,我們到訪時,有一間尚未重建。

這裡原本有很多座橋屋,可惜為了發展,很多座已被拆除,近年姓郭橋被拆了,姓郭橋的祖先來自中國的回教區域,他們是回教徒,不說許多人還真不知道呢!

 這些訊息讓人隱隱感覺到先民的奮鬥史正在時間的長河中消失,古蹟保留不容易。

Posted in 成長教室 | Tagged 生活記事 | 1 Comment

經驗是學習的開始

渡輪到了檳城碼頭,我們一行人下了渡輪,浩浩浩蕩蕩地往碼頭旁邊的姓林橋走去,在那兒最先看到姓林橋的“日月壇”廟,我們讓小朋友在廟前速描。

畫畢,我們看見好幾中年橋民坐在涼亭裡聊天,我們便叫小朋友們過去做訪問,可是因為我們剛到,小朋友們好像毫無頭緒,愛莉老師建議先走完了姓林橋,讓小朋友對橋民的環境有一些感覺後才開始做訪問。

果然,走了一圈回來後,小朋友較有能力發問,橋民的回答也較能引起他們的興趣。

跟據建構教學法,背景知識對一個人的學習非常重要,它是學習者建構更高層次知識的鷹架,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走完一圈回來後,小朋友學得如魚得水的原因。

愛莉老師真不愧是台灣師範大學地理系的畢業生,理論已潜移默化為個人的教學特質。
期待我們的社會有更多這樣的老師出現。

Posted in 成長教室 | Tagged 生活記事 | 1 Comment

古蹟營

古蹟營的第一天,我們去訪問姓氏橋的居民。

當天,我們只走訪了姓周橋、姓林橋和姓陳橋。小朋友們分為三組,一組有六至七人,他們和帶隊老師到處串門子,遇到人就訪問,小朋友開始時不太敢問,後來漸入佳境,邊問邊做筆記。

 晚上,團體討論時,各組總結出天災、人多和戰亂使到橋民先祖離開中國,南來這裡“找吃”。至於來這裡幹些甚麼活呢?他們的答案也讓我有點錯愕,因為橋民靠海生活,我們又見到橋外酷似漁船的小艇,自然聯想到他們的工作會與漁業有關,其實姓氏橋靠近碼頭,橋民先祖大部份是碼頭勞工和運輸工人,他們主要的工作是搬貨、用船運貨和載人。

 那天早上,孩子們帶着笑靨、揮着汗,那麼靠近地閱讀橋民先祖的歷史,是檳城人的歷史,也是馬來西亞華人的歷史。

Posted in 成長教室 | Tagged 生活記事 | 2 Comments

幸福

幸福


最近看了好幾部日劇,發現日本社會價值觀有一些微妙的變化,現在的編劇和導演不像拍攝“阿信”時那般崇尚事業成功的價值觀,他們較關注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和諧關係,也更注重家庭成員的良性互動,戲中主角追求的是主觀的幸福,不是客觀的成功。


最典型的例子是“家庭煮夫”中的男主角在劇末對妻子的那句:我的秩序顛倒了,以前我總是以工作為第一,現在我看見你和孩子的笑容,才知道你們的笑容才是我的第一。所以他決定放棄去上海工作的優渥待遇,繼續留在家裡當煮夫等待其他的工作機會。


既使是在職場裡,我們也可以看到男女主角的付出對像不再是冷冰冰的機構,而是為了有血有淚的人們努力工作,從中獲得自我成長。像“愛生之母”的女老師從開始厭煩班上的一位智優生,到時身不由已地努力教育這位令全校老師和家長苦惱的學生,結果認識到日本教育問題和自我的缺陷,“明日朝陽”的男女主角為了中下階層市民爭取市立醫院重開的過程中,自我也獲得了救贖。是的,自我救贖,導演們皆以溫馨的畫面讓觀眾突顯了自我成長和為人付出的平衡發展,看得出他們很努力地提醒日本人自我的存在。


他們彷彿在說這才是幸福。


 

Posted in 和時間散步 | Tagged 文學創作 | Leave a comment